首页 快讯正文

湖北武汉新闻导读:那年那月,吃商品粮的街南伢

admin 快讯 2020-03-14 11 0

文 | 陈三多 · 图 | 网络


莫看我的大名曰“三多”,排行居中,上不沾长,下不居幼,多有家中的嫌恶之意,然而,比较于街坊左右的多数伢,我却是一出生就自带优势——有户口!

对,那时大家都管吃商品粮的人,叫有户口的人,农村户口就被戏称“没户囗”。

幸亏这个户囗,叫父亲打消拿我去换个儿伢的决定。那年,泊漠港有户光有儿伢没有女伢的人家,意欲将我换去。本来谈妥,后来父亲一想,把我换去做了那家的姑娘,不就成了“没户囗”的人吗?那太……算了算了,无儿就无儿呗!

发小建红就是“没户囗”。尽管她父亲是拖拉机站的站长,但她和她的弟妹们只能随母亲的农村户口。每次去她家玩,她父亲都要告诫他姑娘:伢呐,你跟三多不一样,不能总跟她瞎玩哈,三多是有户口的人,将来铁定要坐办公室,跷起脚拿工资的……

对门晓娟的大大(奶奶),总是扯上我穿得皱皱巴的平布褂子,凑近,再用指头来回搓弄衣角,问:是在北头百货柜台咧里,用你家布票买的不?啧啧,几好的布料子咯!

每年的农忙“双抢”之际,街坊那些“没户口”的玩伴们,跟在大人身后,也会忙得脚不沾地,田头坡埂间,晒个黢漆巴黑。而我们吃商品粮的,无需栽秧收谷,只远远地感受下那火热的阵势。

不种田和地,我家米缸里的米,不过拿本一式两联的供应册子,去粮店购买。然后,妹前姐后地扛在扁担两头,中间悬上大半箩筐米,抬回。

米一般是很陈的早稻,夹杂些泛黄的米粒。这种米,放大锅大灶里蒸成的锅巴饭,闻起来喷喷香,进口却是糙不拉叽,以至碗里的热饭,总教我吃着吃着就冰冰凉。

特别是与“没户口”的秀秀换了回“吃”——偶见她碗里的饭不仅白晶晶,还粒粒抱团,粘成一坨坨,与我碗里的散糙饭明显有别,遂求换着吃。咽下几口后,惊觉世上还有此等糍软的米饭,简直好吃到可以不计菜的味道!

原来,米,须得大家齐着心地从田里“抢收”出来,才叫糍软,才叫好吃呀!

可是母亲很不待见那种米,说那米叫秋谷米,又名晚稻——好吃又有么用咧?生米煮成熟饭,也冇得一点发胀!意思是有发胀、经吃的陈米才叫好米。

南头文叔家,家大口阔,接不上粮时,就会借我家册子去粮店买一箩筐,秋后再还来等量新米。母亲背后却总要叨咕:借出去的是么米?!还回的是么米?!好像吃了亏,全然不顾我们的口舌欢喜。

,

诚信在线

诚信在线(www.cx11gw.cn)现已开放诚信在线手机版下载。游戏公平、公开、公正,用实力赢取信誉。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
不代表本站诚信在线的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评论

好文推荐

站点信息

  • 文章总数:557
  • 页面总数:0
  • 分类总数:16
  • 标签总数:637
  • 评论总数:32
  • 浏览总数:32642